關於部落格





  • 168249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 藝術家的最後決定 」

● 高二時有一位同學叫「許水源」,印象中當年同學們聚在一起,他總是常在旁邊睡覺,然後出社會時,感覺在都市裡的他抗壓性似乎不是挺好,沒多久就從台北搬到廬山,再從中央山脈移居到東部去,在花蓮市區開了一間畫室,取名叫「生活畫室」。十多年過去,又一陣子不見,「水源」在花蓮竟然從畫家慢慢衍變成街頭藝人。 除了教畫還有就是到處唱歌娛人,並竟然從「街頭藝人」成為花蓮KaLa Ok的「媽媽桑殺手」。 今年母親節將到,他的最新的行程是要到花蓮監獄唱歌慰勞裡頭的兄弟⋯ 特別的是,每年母親節「水源」都一定要到「花蓮監獄」唱歌慰勞兄弟⋯ ● 高三學校要分組,我選了平面設計組,班上有位放學後還會膩在一起的同學叫「薛湧」,畢業後幾年偶爾他還常會提到,太懷念當年到我家時(美琳麵包店)媽媽請大家吃的「炸饅頭」,想必當時被媽媽招待過的同學都很開心!只是每次同學來家裡,媽媽準備招待同學的同時,都會馬上聯想到麵包店裡的那些放了有點久還沒賣出去的饅頭再不炸來吃,好像就會壞掉然後統統拿去餵豬吃⋯ 畢業後幾年都沒連絡,再見到「薛湧」時,他說那幾年都是跟著戲團到全省各地表演布袋戲,又隔了幾年換了幾次工作,又回到台北從事人物攝影師的工作,所有企業藝文大老幾乎都被他拍遍後,最後還是決定離開台北,選擇搬到花蓮吉安鄉的一個村莊。 搬到吉安鄉的家幾乎就是一間別墅,白色70年代一樓別墅建築,屋外綠色一大片草皮外還有矮矮的綠草籬笆,籬笆外的水溝就是他的那對雙胞胎小孩夏天戲水的地方。 只是聽說村長還要常常親自率隊來他家幫忙整理院子雜草,因為「薛湧」個性實在太過率性,任由屋外野草叢生到比人還高,嚴重影響到社區整體形象。 遠遠看到他家,雜草叢生到還真會以為是間廢墟⋯ 他除了在廢墟裡照顧年邁的老爹跟一對男女雙胞胎外,現在的他除了繼續拍照,也成立了一間畫室⋯ ● 學弟「林春生」跟著小女兒住在「薛湧」家隔一條巷子旁的另一間號稱「蘭若寺」的荒廢型別墅 ,聽他自己說當年在復興美工被當了一年,所以「可樂王」、「紅膠囊」、「RO2」就變成他的前後期同學,高中畢業後的前十年竟然跑去監獄顧犯人,在獄內閒閒沒事幹的那幾年竟然就把警官法律熟背到考上警官學校。現在,平常的嗜好就是到海邊,用大型機具撿拾大型漂流物,在屋後的工作室製作藝術品。 聽他形容,夜裡,常常一個人在這間藝術小屋「蘭若寺」邊做作品邊喝茶邊感慨⋯ 不過看到他家裡滿滿漂流木和自製砌茶藝術品,跟他他平常的工作身份:還要去特殊場所「臥底」,總覺得他這樣極藝術又極FPI的雙重身分還真奇特⋯ ● 同屆夜校同學「秀美」,也是一位台北來的藝術逃兵,原先在花蓮市區跟朋友合開了間可以邊喫豬排邊聽歌的藝文空間「璞石」,隔沒多久在「璞石」樓上開了一間以女兒名命名的「阿之寶」創意市集販賣中心,裡頭賣的都是從全省各地邀來的藝術家、設計師商品。又隔沒多久,在「阿之寶」樓上又開了一間「演講創作的活動空間」⋯總之,再沒多久她應該會在「演講創作的活動空間」的樓上又開間什麼什麼的⋯ 這次的花蓮行,來到「阿之寶」演講,就是「秀美」的熱情不斷伊媚兒才成行的。 ● 現在,住在深坑的高二時的班長「黃金城」,當年就是班上油畫、水彩、素描怎麼畫都拼不過他的高材生。 現在的他,每天日出時,就會在登山的景點販賣深夜採收的竹筍。 除了農夫的身份外,平常周一到周三,除了照顧筍園,還有就是要製作蛋糕、點心,星期五六日在筍園內經營將近有20種蛙鳴聲的咖啡店。 竹筍、水果、青菜。 除草、種植、施肥、採收。 蛋糕、咖啡、油畫、水彩、素描。 孩子、妻子、朋友⋯ ● 像這樣,年紀漸長,決定移居他鄉尋找另一個新生活的同學似乎有愈來愈多的趨勢⋯ 應該,這就是「藝術家的最後決定」吧! 這就是學生時代,老師傳授給大家的藝術人生。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