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 16871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4

    追蹤人氣

世界的每一天早晨

沿途風景除了不斷的細雨還有許多黑烏鴉跟突來的好天氣, 當然,橘黃色的夕陽西下佔了很久的開車時間。 這夜來到一個叫聖塔芭芭拉的港口,休息在一間小小的西班牙式海岸旅館。 太累了,一進旅館房間幾乎直接趴在床上,五分鐘內就開始打呼。 這天在天亮前大約四點半左右被床頭細微細微的旅館床頭音響定時器從夢中竄進的古典音樂慢慢慢慢的把我拉出夢境,那是我從沒特別注意的美國鄉村古典樂,很細小細小的聲音,應該是海岸邊的旅館在天亮時特別的安靜,我躺在那,聽了好久⋯。那天,天未亮的清晨很確定在被窩裡的我就是置身天堂了。 從舊金山要回台灣前特地到了一家超商買了一台床頭收音定時器,別有用心的希望回到永和的每天早上,清晨4:30分時也會被很細小很細小的電台古典音樂從床邊叫進西海岸。 電台定時器背後浮水印是Made in Chaina,回來後送給愷愷,愷愷把它藏在衣櫥的最裡面最裡面,說是如果以後搬新家要放在他的新房間的床頭邊⋯。 「世界的每一天」作品就是這樣來的,放在台北敦南誠品地下樓公仔展覽場中。 世界的每一天早晨 每逢週一週二,天氣不錯時的早晨,就會臨機開車到離台北最近的廢萬里海水浴場,那是我周一或週二會去的祕密基地⋯。常常到了海灘時才會發現這天的海灣空無一人,或是這天海灘上的單腳拖鞋或漂流木或廢針頭時多時少。 兩三年來,每次來到這都會遇見一位中年大哥一人走進海邊,沒兩分鐘後就會發現游到外海的他細小到就要看不見人影了。 每回來都會見到這樣的畫面。 又過了一段忘記了他的一會兒,突然才警覺到他上岸了,每次他要上岸前都會不經意的望著他,慢慢見到他的身影漸漸走近才又想起他沒有左手⋯。 回來時,工作室的設計師常常也剛來上班,只是不知他們有沒有發現:怎麼常常一早我的身上都是沙⋯。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