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 168249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沒入圍的姊夫,我要跟你站在同一邊,在這邊聽得到好聽的海浪聲⋯ (上)

還不到「椰油」村,沿路修理環島電線桿的周朝清已經繞島兩圈又遇見了! 在「紅頭」村當船長的雄哥的老婆開的Ya Ken泡沫紅茶的早餐店的店裡頭布告欄發現一張簡報, 內容是周朝清穿著一件達雅美統體服—丁字褲的婚禮照片。 是在今年四月跟一位花蓮姑娘結婚了。 在蘭嶼理環島電線桿前周朝清的工作是在島上當電台主持人,所以他有一種島上特有的氣質黑皮膚。 周朝清吃海上抓來的各種生猛是不用煮食的,邊吃還會告訴你怎樣吃最有味最壯陽。 長得一副黑人牙膏的臉總是笑笑的,回台後我最想念他,他總是笑笑的臉配上一口天生大白牙。 第一晚他就送來魚魚魚飯店(第一個字個魚,第二個字兩個魚,第三個字三個魚)一大袋特地現捕的什錦海產,當然除了飛魚和螃蟹外其他的生猛我是完全看不出是什麼怪獸?只是感覺到島上暖暖的質樸交往。 那晚我們並沒有碰到面,是我天黑了還在環島, 與周朝清也沒碰到面還吃了一大堆他送來並煮好的螃蟹晚餐, 電話裡他說明早還要早起上路檢查電線桿。 與周朝清認識是十多年的事了,那年的一次清早我在中正紀念堂後的愛國東路上汽車拋錨,二姐的喚來他的救兵才讓我第一次跟他碰了面,印象深刻是他那一副標準的雅美臉。 第二晚在「土匪麵攤」吃了一頓老闆從網中撈到的各種奇異怪獸時,周朝清才吐露真情,原來他是我無緣的姊夫,哎!原來隔這麼多年他才結婚,原來他那麼照顧我們還有這一層感受,蘭嶼島的海浪與海味真是夾著一層又一層的雜味啊!當然這天周朝清的老婆也沒在島上為他準備螃蟹⋯。 不過要是他是我的姊夫的話,我應該早就住在這裡每晚跟著姊夫出海抓飛魚,白天跟著建年去淺水! 雖然隔著海聽到海波聲容易思念!不知現在住在香港五十多樓高的二姐隔著那麼多海有沒有一點點懷念! 聽一下「東清村3號」裡的第八首「蘭嶼情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