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 168249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我要做兩張70歲型男的唱片設計

每天七點就會出現在新公園廣場的「造機人」:龔彬智 十二年的時間,「造機人」鞏彬智每天天一亮就會騎著他那輛紅色腳踏車,載著他的咖啡色公司包跟著日出一路從萬華經過總統府騎到新公園省立博物館前的廣場。 龔阿公在61歲那年從「東亞牌中國電器」退休後,十二年來除了每週的教堂禮拜,幾乎都會在廣場看到阿公跟他的腳踏車。 來到廣場,龔阿伯就會打開他的公事包,拿出準備好的回收紙,折他的「平頭式飛機」或「幻象系列飛機」送給路過並有興趣的朋友,並天真的教你射飛機時該有的決竅⋯這時你就會看到被阿公教導射飛機的大人一下子天真無邪的兒時表情統統又回到自己身上了。⋯同時並幫正在飛行的飛機配上一常串飛翔的口哨聲⋯ 如果你跟阿公再好一點,他就會打開他的公事包拿出每天都裝再裡頭的回憶與你分享。 除了紙飛機,他會從包包裡拿出親手寫的歌譜並用唱的與你分享⋯「少年少女的心得」、「親愛的媽媽」、「從主的人有幸福」⋯中文版、日文版、台語版、英文版,一首接一首唱給你聽,教你唱⋯ 若再跟他熟一點,他就會再從包包拿出好漢的當年勇。 一張一張不同時期在教會擔任管風琴手的照片,可以看到當年這位音樂人是多麼認真又熱愛他工作。 老人吹噓著當年西裝鼻挺英俊瀟灑的他,是如何演奏兩層式管風琴、三層式管風琴、五層式管風琴。最後終因時代變遷,教會找來年輕的女鋼琴手換掉這款老掉牙的風琴手⋯ 退出演奏管風琴的那年,阿公足足已經在教堂演奏了四十七年。 再繼續跟阿公聊落去,他就會拿出一張一張意氣風發的管風琴手照片⋯真的,很帥的當年! 最後,看到他拿出一張年輕古典的黑白褪色照片說:我的太太離開我已經三年了。 阿公繼續射飛機,並幫飛機配上日式軍樂口哨⋯ 那篇你背過「⋯甜蜜的負荷」的課文作者:吳晟 記得我在念復興美工的那幾年,常常騎機車到永和豫溪街,到一位叫「邱若龍」的同學家玩,還蠻常往同學家跑大概有個原因是因為同學家有位畫家爸爸,對我們這種從小就愛畫畫又只有出生在麵包店的小孩來說,真的讓人超級羨慕。「邱若龍」的爸爸叫「邱錫勳」,是台灣有名的柏油畫家,媽媽專門在收集台灣原住民疼藍編織品,記得他們家還有一間專門用來放置媽媽的收藏品的房間,弟弟「邱若山」長大後跟哥哥一樣都成了漫畫家,「邱若山」都收藏二次大戰期間的潛水裝備︰當時愛來邱家大概就是那股讓人羨慕的畫家家庭的氣氛吧! 印象中混在邱家的那幾年,常常會在客廳裡見一位坐在旁邊乖乖聽大哥哥聊天的小妹妹,只是當時只顧跟一群同學在客廳盡興聊天開玩笑,沒太去理會這位大概是從隔壁鄰居混進來的小孩!⋯ 二十多年過去,一晚在永和永貞路的火鍋店與胡德夫老師等唱片公司工作夥伴聚餐才又遇到這位已經長大的小妹妹,小妹妹跟我從新介紹;她就是當年圍在我們這群同學旁的那位小女孩,名叫「吳音寧」⋯ 長大後的小妹妹就是最近在「楊儒門」服刑期間,和他通了兩百多封信的作家「吳音寧」,是吳晟的女兒,也是吳晟筆下、和生命中「最沉重,也是最甜蜜的負荷」。 吳晟的另一個負擔是兩年前工作室設計的另一張唱片「929樂團」的主唱「吳志寧」。 這就是設計的人生緣份吧! 當年設計了「郭英男」的唱片包裝,多年後竟然也能設計到「郭英男」的義子「胡德夫」。 當年設計了「陳建年」,後來竟然也設計到建年的師父「龍哥」,又設計到建年的姪女「紀曉君」、姪子「陳永龍、陳宏豪」⋯ 設計了「929樂團」,竟然準備設計志寧的爸爸「吳晟」⋯ 能夠為這樣為不同的藝文家族服務,想起來還真是只有「甜蜜」可以形容。 唱片包裝設計除了包裝這些正值年輕的男女明星外, 還有更讓人興奮並準備挑戰的 70歲型男的唱片新偶像! 負荷 作者:吳晟 下班之後 便是黃昏了 偶爾也望一望絢麗的晚霞 卻不再逗留 因為你們仰向阿爸的小臉 透露更多的期待 加班之後 便是深夜了 偶爾也望一望燦爛的星空 卻不再沉迷 因為你們熟睡的小臉 比星空更迷人  阿爸每日每日的上下班 有如自你們手中使勁拋出的陀螺 繞著你們轉呀轉 將阿爸激越的豪情 逐一轉為綿長而細密的柔情 就像阿公和阿媽 為阿爸織就了一生 綿長而細密的呵護  孩子呀!阿爸也沒有任何怨言 只因這是生命中 最沉重也是最甜蜜的 負荷 另一篇:廿二歲。開始的電影看板人生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